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孽囚 > 要,記住,我愛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蘭芷馨的態度和著之前的態度完全就是大相徑庭,秦語洛沒有料到,簡直就是始料未及。

    面對蘭芷馨的犀利語言,面對她朝自己拋來的一個接著一個的刁鉆問題,秦語洛根本就是無法招架。

    那些電視劇里面一向演練得滾瓜爛熟的劇情終于還是發生了。蘭芷馨和她說了很多,這的確是一位精明能干的聰明母親,她對秦語洛說了很多當下新聞時事,以他家之事來暗喻秦語洛的不自量力。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對秦語洛是一種無言的嘲弄。說到底,蘭芷馨不過就是想告訴她,你秦語洛實在是太卑微了,何德何能能夠配得上身份尊貴的慕容凰?

    蘭芷馨始終語氣平緩的對著秦語洛在說話,雖然嘴角微揚的在笑,可是那雙眼中的鄙夷,卻是秦語洛無論如何也忽略不掉的諷刺。

    二人之間的談話僅僅維持了半個小時不到,可是這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對于秦語洛來說,無異于就恍若是一個世紀的存在一般。蘭芷馨的每一句話中有話的言語,都像是一把深深的利劍,一刀又一刀的無情的插進她的胸腔之中,硬是逼得她無話可說,就算要咳血,那也只得往肚里咽!秦語洛不過二十有余的芳齡,在這位早已在人情世故之中摸爬滾打了數四十余載的女人面前,她幾乎脆弱得猶如一張薄薄的紙,好的是,蘭芷馨尚還手下留情,一直沒有直接去捅破這張最后的薄紙。

    可是,這種話中有話指桑罵槐的謾罵,卻還不如直截了當的罵她一頓來得爽!

    秦語洛不知道以自己的性子是怎么在蘭芷馨這場明明就是意有所指的對話中安靜度過的,不管對方說著什么,她的腦子一直盤旋在剛才慕容凰在她臉頰旁落下一吻時所說的那句話。

    ‘要記住,我愛你!’

    足矣足矣,慕容凰的這句話無疑就是她的定海神針,他愛她,她亦愛他,既然他們心中都心照不宣的選擇了堅持和信任。因而她便相信,這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再阻止他們之間相愛了。畢竟,過去的那么多年,他們都在相互折磨,這一切都夠了。人生在世,自己能余多少時日誰也不知道,既然過去他們錯過了,未來,他們一定要攜手共握!

    等著蘭芷馨舒舒服服的將她憋了這么多年的話一次性的對著秦語洛談完之后,她便轉身離去了,甚至沒有再進病房去望她自己的親生兒子一眼。

    秦語洛始終站在原地目送著蘭芷馨昂首離去,可是心卻在為了慕容凰疼痛不已。以前她看電視劇的時候,一直以為深宮豪門之中就算沒有愛情,那么親情也還是存在的,畢竟虎毒尚還不食子。可是今天,在親眼目睹了他們母子二人之間的淡薄之后,她非常的心涼,為慕容凰感到心痛。

    她記得,以前曾經有人說過,一個人從小生活的家庭會造就他以后的性格。她現在倒是忽然有些明白慕容凰為什么總是這么的不形于色,如果是她從小生活在這種勾心斗角的地方,她自己恐怕也會變得冷酷無情起來吧。畢竟,這也是自我保護的一種方式。

    微微搖頭,秦語洛抬起腦袋朝著走廊的盡頭望去,蘭芷馨的身影已經消失,空空蕩蕩的走廊只有冷風穿梭。

    沒有在多多停留一秒,秦語洛直接轉身回到了病房。

    慕容凰見到她走近之后卻也是什么也沒說,只是張開雙臂將她緊緊的用在懷中,無言的懷抱,比過那千言萬語。最終,化作了慕容凰從來不肯談及的承諾。

    洛洛,你放心,我一定會讓父親接受我們的,你將會是慕容家名正言順的長媳!

    呵,名正言順?慕容家長媳?這些,她其實都不在乎,只要能和此時此刻擁著她的男人在一起,她無所畏懼。

    總統大選之后政壇改革風云漸漸平息,慕容凰依舊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每天早上醒來之后的必做第一件事情便是拉著秦語洛首先來一個長長的熱吻,經常秦語洛還是熟睡的時候就直接被慕容凰的熱情給撩撥的毫無睡意,可關鍵是每天晚上這男人都會發狠似的折騰她,每天又都要到了大半夜才肯放過她,所以說,秦語洛最近的瞌睡真的很嚴重,常常就是暈暈欲睡。

    可反觀慕容凰這個罪魁禍首,每次看見秦語洛這副模樣,總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每逢秦語洛不高興的說他幾句時,慕容凰就會很無賴的大手一伸就直接把秦語洛攬進懷里面,然后接著又是一陣又親又啃,接著秦語洛滿肚子的怨氣又一下給消失得干干凈凈,憋著嘴巴一臉憋屈的望著男人,死活也不遠出聲了。

    這種日子,真的過得非常的悠閑,至少我們的慕容大部長非常的喜歡。

    可這種一直彌漫著小幸福的二人生活并沒有維持多久,那天,秦語洛耐心的為慕容凰布完菜后,兩個人本是安安靜靜的在吃著飯,可不知怎么的,秦語洛忽然覺得一陣惡心,捂著嘴巴就‘噌’的一下就鉆進了廁所里面,可嘔了半天,卻什么也沒能吐出來。

    秦語洛臉色灰白的捂著胸口走出,卻意外的看見了慕容凰一臉興奮的樣子,她有些震驚,剛想開口罵這男人沒心沒肺,卻不料慕容凰猛地抱著她便原地轉起了圈圈。

    秦語洛又驚又怕,可還沒有張嘴說什么,便被慕容凰喃喃的話語被驚住了。

    “你說什么?”此時此刻,正被慕容凰抱在懷中,秦語洛無比驚訝的望著一臉喜意的慕容凰,一雙水眸睜得老大。

    “洛洛,我們有寶寶了!”慕容凰甚是歡喜,雙手緊緊地捏著秦語洛的雙肩,漆黑的眸仁閃爍著炙熱的光芒,刺得秦語洛有些眩暈。

    “寶、寶寶?……”聞言瞬間,腦袋里面轟隆隆的響過一陣雜音,胸膛微微喘氣的起伏著。

    “是啊,我們的寶寶!”慕容凰實在是太高興了,不知不覺竟連說話的聲音都比平時高出了許多,帶著些微的顫抖之意。

    “你、你怎么知道的?”秦語洛腦子有些懵了,盯著一副欣喜若狂模樣的慕容凰,呆了好半天才說出這么一句話。

    慕容凰也是瞬間愣住,看著秦語洛先是皺起了眉頭,接著忽然一把就將秦語洛給打橫抱起,大步走著就往病房門外走去。

    秦語洛一聲驚呼,掙扎著就想從慕容凰的懷中跳下來。

    慕容凰卻根本不為所動,鐵一般的手臂猛然收緊,直接就把秦語洛給結結實實的給扣牢在了自己懷中。

    門外原本守著的蕭瀟在看見自家主子抱著秦語洛走出來的時候也是有些微微驚訝,但也不過幾秒的時間便快速的回神,緊緊地跟隨在慕容凰的身后朝前走著。

    沒過多久,秦語洛便看見了前方的‘婦產科’三個大字!

    檢查的流程本就不怎么復雜,加上慕容凰身份特殊的原因,在秦語洛接受檢查完后不過幾小時的時間,結果很快便出來了。

    千真萬確,卻又是意料之中的結果,已懷孕八周。

    慕容凰雖然早已猜測到了,但是在當聽到醫生宣布出結果的時候,還是不由得又一次將站在一邊的秦語洛給抱住,輕輕然然的在她臉頰邊落下一個吻,接著便扭過頭吩咐一邊站著的蕭瀟立刻辦理他的出院手續。

    秦語洛一直就是稀里糊涂的樣子,先是被慕容凰抱進了婦產科,然后又接受了一系列檢查,而現在更是又聽見慕容凰說立刻就要辦理出院手續,心里面的疑惑和矛盾就越來越深了。

    可是,這邊即將為人父的某男人卻并沒有給她多余的思考時間,直接又一次用抱的方式,將秦語洛攔腰橫抱而起,轉身大步就直接走出了婦產科。

    蕭瀟很快的便將慕容凰的出院手續辦妥,一干保鏢擁護著慕容凰和秦語洛走出醫院,日夜守在外面的記者們早就望風響應,紛紛守在醫院各個出入口請君入甕。

    慕容凰卻似乎不甚在意,帶著秦語洛徑直坐入了駛到醫院門口的汽車,光明正大的抱著她就這樣坐了進去。

    四周的記者們都在瘋狂的摁著閃光燈,對于這位將近一個月不曾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國防部長,她們早就已經是望眼欲穿,而對于此時此刻會拍到的任何一張照片嗎,那都完全有可能成為每天轟動全城的重要新聞。

    秦語洛的腦子一直是呈現懵的狀態,被慕容凰塞進車里之后,腦子里面都還是沒有想明白。

    此刻,汽車已經被前面駕駛座里的蕭瀟安穩的駕駛著駛入了馬路上,被慕容凰緊緊的抱在懷里,秦語洛歪著腦袋看著喜于言表的慕容凰,遲疑了半天,實在是忍不住了,這才開口疑聲道:“你就這樣出院了?”

    “醫院里面不大方便。”慕容凰笑意吟吟的低頭,看著自己懷中的女人,瞳眸在漸漸變得柔和,手臂不輕不重的摟著秦語洛,看著她一臉疑惑的樣子,慕容凰淡笑著繼續道:“我的洛洛可是一個十足的小饞貓,醫院畢竟是救人治人的地方,伙食又不好,我怎么舍得委屈你?再說了,你肚子里現在還有我們的寶寶呢!”

    “不是,你、你不是政治避難么……”秦語洛這下腦子里面更亂了。

    “政治避難?!”聽到這個比較專業的名詞時,慕容凰不由微微跳了一下眉,看著秦語洛瞪著一雙黑瑪瑙似的眼珠子望著自己的樣子,他微微頓了一下,這才又道:“我只是暫避風頭,現在已經過了特殊時期,自然是可以出來了,就算不能出來,為了你,那也必須出來!”

    秦語洛擰著眉頭,聽了慕容凰的這番話,她總還是覺得有什么別扭的地方,可是又說不上來。

    歪著小腦袋不由仔細的想了一下,又看了看慕容凰的表情,秦語洛又不禁道:“那你為什么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偏偏這時候出來?你知不知道,為你陪你在醫院里面,我都快憋瘋了!”她說得有些憤憤然,看著慕容凰說話的語氣里更是不禁含起了幾絲嬌嗔的意味。

    這男人實在是霸道得要命,平時待在醫院的時候,除了上廁所以外,這男人根本就不允許她離開他的視線哪怕一秒種。平時想要出去透透風,都只有趁著這個男人午睡的時候悄悄溜出去,而且最后還得在他醒過來之前趕回來,真是有夠難伺候的。

    “既然造人計劃成功了,就沒有必要呆在醫院了。”慕容凰直言不諱,深邃的視線一直就是落在秦語洛的臉上。

    “你、你……”秦語洛完全沒料到慕容皇子這男人會突然說出這么一番話,而且還說得那么直白,驚訝得一時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瞪著一雙眼睛就這樣看著這個正抱著她的男人,結巴了半天也沒說出來。

    該死的,怪不得這男人只要一逮著機會就會和她……敢情、敢情這是有預謀的。

    心里越想越氣憤,秦語洛索性閉嘴,身子一動就想從慕容凰的懷里撐起身子,可惜她的力氣卻根本敵不過慕容凰的力氣,掙扎了好幾下也沒能從慕容凰的手里掙脫出來,反而還被慕容凰逮著機會摟著她吻了個天昏地暗。

    秦語洛是越來越覺得慕容凰這男人無恥了,撒潑耍賴的功夫真是的越來越高深,簡直就是到了不要臉的地步。

    等著慕容凰滿足的放開她的唇的時候,秦語洛早就軟的跟一灘泥似的,軟軟的癱在慕容凰的懷中,任由男人抱著她從車里面走下來。

    只是,就將慕容凰抱著秦語洛走出車內的瞬間,當她剛一抬起頭的時候,在看清前面的景象之時,秦語洛背脊一僵,驟然愣住。

    “民、民政局?”被慕容凰占有欲的抱在懷里,看著前面屹立的莊嚴雄偉的建筑,秦語洛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語氣更是詫異無比。

    “我既不愿意你當一個單親母親,也不希望我們的寶寶一生下來就沒名沒分,所以,能夠解決這些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你秦語洛嫁給我,做慕容家的大少奶奶!”慕容凰低頭在秦語洛的耳邊開口說道,溫熱的氣息隨著他所說的話清然的灑出,里面沒有任何一絲的曖昧,有的,就只有滿滿的柔情和寵溺。

    秦語洛心里微動,下意識的抬手撫向自己目前尚還平坦的肚子,聲音卻變得哽咽起來:“我、我根本就沒有準備好……”準備好成為你的妻子,成為你孩子的母親!

    “沒關系,等領了證,回去之后你可以慢慢準備!”慕容凰柔和的笑,低頭吻了吻秦語洛略紅的眼眶,眸色有些心疼。

    秦語洛的眉頭依舊緊皺著,說話的語氣也是頗含遲疑:“可、可是,我沒帶身份證,也、也沒帶戶口本!”

    慕容凰嘴角抽搐了一下,忽然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疼,蹩了蹩眉,他又抬起大手摸了摸秦語洛的小腦袋瓜,緩聲道:“沒事,這些蕭瀟能夠解決!”

    “可是,你還穿著病號服,我也沒穿好看的衣服,要是照相的話,我們”

    “沒關系,衣服蕭瀟已經準備好了,一會兒我們可以換!”慕容凰笑著打斷秦語洛的話,徑直開口將她的有所顧慮徹底的消除。

    秦語洛聽了,卻依舊滿臉的遲疑:“可是,我還沒有”

    “秦語洛!”慕容凰終于忍不住了,看著秦語洛那一臉明顯就是不愿意的表情,突然一聲低吼:“今天這證,你是不領也得領,不準再給我提任何問題!”

    “你嚇著我了……”被慕容凰忽然的吼聲嚇了一跳,秦語洛縮起脖子,一臉膽怯的望著眼前的男人,只是眼角處的狡黠,閃爍著一絲狡猾的微光。

    “乖,別怕別怕。”秦語洛剛一表現出害怕的樣子,慕容凰立刻就心軟了,堅硬的表情立馬松懈,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變得柔得跟水似的,大手連連拍了拍秦語洛的后背,慕容凰細聲軟語的道:“好了好了,今天這么多人在呢,你別在跟我慪氣了,我們先進去領證,以后有什么事兒在說,好不好?聽話,乖洛洛!”

    “登記之后,你要立刻陪我回家。”秦語洛恰逢時機的提出自己的要求,看見慕容凰微變的神色,她又連忙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袖,搖晃著道:“我是真的好久沒有看見過我爸媽了,再說了,你這女婿總不能不去見岳父岳母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婿這個詞說進了慕容凰的心坎里面,在秦語洛的這番話說完之后,慕容凰的臉色終于變得好一些,低眸睨了一眼一臉懇求的望著自己的秦語洛,慕容凰默了半響,這才緩緩點頭,算是應了她的要求。

    秦語洛心里暗喜,主動勾住慕容凰的脖子,用著小腦袋蹭了蹭他的胸膛,像是一只小懶貓似的,聲音甜甜的:“老公,你還不抱我進去領證?!”

    雙眉一挑,慕容凰聞言卻是倏地低了頭,目光炙熱的看著自己懷中故作嬌羞的女人,忽的,嘴角一勾,長腿一邁便徑直的朝著民政局大門走了進去。

    就此,某個小女人從此以后便正兒八經的成了他慕容大部長的合法私有!

    路漫漫其修遠兮,他們的幸福生活,才剛剛拉開序幕……

    ------題外話------

    *

    咳咳,番外就寫到這兒吧,以后我就開始更小年和小黎的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