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王婿歸來 > 第203章 炸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楊曉希一陣沉默。

    倒不是她和葉晗的感情有多深,只是原以為力所能及的事,卻沒想事情真相會是這么復雜。

    只是她想不明白,葉家怎么會和楊瑞有交集?

    聽楊瑞的口音應該不是中海人。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葉晗打來的電話,她猶豫了下,還是接通了。

    "曉希,見著何先生了嗎?談得怎么樣?"

    "難。"楊曉希不忍心實話實說,只得委婉道。

    "曉希。我知道事情難,但你得想辦法幫幫我,需要送禮什么的你盡管安排,我來出錢,就是委屈你得放下姿態求求人家了……"

    "小晗,我實話跟你說了吧,事情辦不成了,何敏達壓根不買我的賬。"

    "不會吧曉希,你爺爺不是和何先生的父親是至交嗎,雖說現在兩位老爺子都不在人世了。但好歹那么多年的交情,何敏達看在老爺子的份上,多少應該會賣你面子的吧。"

    "我是說真的,前面我確實聯系了何敏達的秘書,何敏達也同意和我見面了。但等我來了江南會,何敏達卻推脫說臨時有事,派何通過來敷衍我。"

    "先前答應你?臨時又反悔?這不可能吧,何先生那樣的大人物,不至于出爾反爾啊……曉希,你不會是在騙我吧,你是不是怕欠何先生的人情,或者是怕惹何先生不高興?"

    "葉晗!"

    聽到這番質問,楊曉希再也無法忍受,怒斥出聲。

    "我為了你,已經把何敏達得罪死了,你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嗎!"

    "你質問我之前,就沒有想過自己瞞了我多少事情!"

    "你跟我說過你們葉家得罪了誰嗎?你有沒有考慮過,我可能為了幫你,搭上我們楊家!"

    "曉希,曉希,你別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再說我沒有隱瞞你什……"那邊的葉晗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急急忙忙想解釋。

    可話沒說完,氣憤的楊曉希已經直接掛斷了電話。

    "姐,我就說吧,這葉晗什么人,我比你看得清楚。"楊曉龍得意洋洋說道。

    楊曉希抿著嘴唇,淚水在眼睛里打轉。美目死死盯著楊曉龍,幾近噴火。

    "姐,我還得去醫院,我先撤了啊。"楊曉龍渾身一個激靈,立馬溜之大吉。

    太恐怖了,再繼續待下去,非得挨揍不可。

    江南會里,何敏達叫會所的醫生過來給自己包扎傷口之后,便拿出銀行卡和手機,拍了張照片,發給楊瑞。

    "老板,真發?"

    在何敏達的身后,站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不算高,但身材非常健碩。

    寸頭,渾身透著一股子殺伐之氣。

    特種兵出身,綽號擒龍。

    十幾年前,他趁假期去一個

    在戰場上犧牲的戰友家里探望,發現那戰友的姐姐被當地惡霸強暴,一怒之下殺了那惡霸全家。

    殺完人之后,他深知自己死罪難逃,便開始了逃亡的生活,后來在中海被抓,剛巧被何敏達知道,何敏達給他找了個替身。

    自此。他便成了何敏達的貼身保鏢。

    剛才他就混在外面那幫保安當中。

    "不然呢,你以為他真敢在中海跟我叫板?"何敏達摸著自己頭上的紗布,輕蔑笑道。

    "他,不簡單。"擒龍說道。

    "噢?"

    "他身邊那個人,不簡單。"

    "有來頭?"

    "西南潭腿王張西風,此人心高氣傲,能讓張西風貼身保護的人,不會是泛泛之輩。"

    "華南第一商業聯盟背后的大老板,能是泛泛之輩嗎?"何敏達不在意一笑,神色帶著些許倨傲,"可是,我何敏達又豈是泛泛之輩?"

    "再彪悍,也不過是頭過江龍罷了。"

    "在中海,我是坐地虎,我讓他盤著,他就得盤著。"

    "他終歸還是太年輕,帶著人跑過來給我下馬威,真以為我何敏達是嚇大的?"

    "剛才他的那番試探,已經讓他感覺到我何敏達有多難纏,再鬧下去。吃虧的終究是他,所以他選擇拿錢平事也在情理之中,這也是明智之舉。"

    說著,何敏達不由嘆了一聲,語氣帶著些許贊賞。說道:

    "我不得不承認,他的這份城府太深,表面看似猖狂無腦,實則內心細膩,同齡人遠遠不及,倒更像是個活了大半輩子的老頭。"

    擒龍不說話,他不認同何敏達的說法,但他只是員工,老板怎么做決定,他無法干涉。

    他已經盡了自己作為家屬該盡的責任。做出了提醒,老板聽不聽,那是老板的事。

    而他的工作就是保護好老板,僅此而已。

    何敏達把照片發給楊瑞了,不久便收到了短信提醒,二十個億,整整二十個億到賬。

    "看到沒?"何敏達把手機屏幕對著擒龍晃了一下,輕笑著說道。

    擒龍微微額首,心中卻是驚疑不定,他總感覺事情不會這么簡單。

    早年他在戰場的生死經歷。讓他習慣性從眼神去分析一個人。

    之前楊瑞的眼神,給他的感覺就是榮辱不驚,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輕而易舉服軟呢?

    "接下來怎么做?"

    此時,車上,溫哲問楊瑞,剛剛那二十個億就是他轉的,還特意走的加急通道。

    "這樣……"

    楊瑞開始把自己的計劃細細說了一遍,溫哲聽后頓時愣住了。

    而坐在副駕駛的張西風,更是臉孔微微一抽。

    &n

    bsp;   這特么也太瘋狂了吧。

    有錢人都是這樣的嗎,做事不計后果?

    一手遮天?

    瘋就完事了?

    楊曉希一陣沉默。

    倒不是她和葉晗的感情有多深,只是原以為力所能及的事,卻沒想事情真相會是這么復雜。

    只是她想不明白,葉家怎么會和楊瑞有交集?

    聽楊瑞的口音應該不是中海人。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葉晗打來的電話,她猶豫了下,還是接通了。

    前一秒還笑嘻嘻的,說什么好酒好菜招待,下一秒就抬腳踹人。

    何通這臉變得太快了。快到楊曉希和楊曉龍都沒反應過來。

    "曉龍!"

    片刻的怔神之后,楊曉希當即起身跑了過去,又焦急又擔憂。

    "曉龍,你怎么樣?"

    "咳咳。"

    楊曉龍重重咳了兩聲,這才順過氣來。腹部還感覺有些疼痛。

    他撥開楊曉希的手,自己爬了起來,搖頭道:"姐,我沒事。"

    "何通,你太過分了。"楊曉希怒視何通。直呼其名。

    "過分嗎?我怎么不覺得?"何通不在意道。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說動手就動手?是,您是長輩,我弟是晚輩,他是不該沖撞你,但你對他下這么重的手。還有點長輩的樣子嗎?"楊曉希一臉氣憤,據理力爭。

    "還不懂我什么意思?非要我把話挑開?"

    何通掃了眼面前這倆姐弟,隨后摸出一根香煙,放進嘴里,點燃,吸了一口,愜意地吐出大口煙霧,這才輕蔑一笑,說道:"別一口一個長輩晚輩的,誰特么跟你們是親戚呢?你們姓楊,我姓何,我們有半毛錢關系?"

    何通原本就是混跡在社會底層的一個安保人員,擅長旁門左道,卻始終不能如愿。

    后來抱上何敏達的大腿,這才一步登天。

    典型的小人得志。

    "真好,就不怕兩位老人家撬棺材板上來找你?"楊曉希冷笑。

    "如果不是看在老一輩人的交情的份上,我特么還給你們準備好酒好菜?"

    "人啊,要有自知之明,差不多就得了,否則……"

    何通指了指楊曉龍,笑道:"否則就是這樣,我特么就是打斷你們的腿,你們也沒勇氣報警,是不是這樣?"

    "我操你媽!"

    聽到這話,楊曉龍勃然大怒。

    欺人太甚!

    發出吼聲的同時,楊曉龍猛然沖了上去,一拳砸在了何通的臉上。

    接著兩人就扭打在一起。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