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王婿歸來 > 第85章 七個億的賭注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十環!"

    眾人盡皆傻眼,百磅復合弓,輕松滿月,五十米十環,這已經是職業水準了吧。

    "老大,你也太生猛了吧。"

    "班長帥呆了。"

    劉東和莫雨都是一臉興奮,而張赫煊和花詩怡則相互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難不成天才不管哪方面都要遠超別人嗎?

    "厲害啊兄弟!"老板也是忍不住贊嘆出聲。

    "還行吧。"楊瑞笑笑,轉過頭,"繼續嗎?"

    "也不是只有你能打中十環。"裴天意心中吃驚,嘴上卻是不屑說道。

    不過在場誰都看得出。裴天意這話絕對是硬著頭皮說了,底氣已經不如先前那么足。

    裴天意拉弓,射箭。

    "六環!"

    射箭這項運動,不單需要力氣,更需要精準度!

    而精準度,講究的就是心理,所以說射箭比賽,玩的更是心理戰!

    楊瑞這手滿月百磅復合弓,輕松命中十環,已經摧毀了裴天意大半的自信!

    "裴大少,看來你這技術也不怎么樣啊,欺負我這種萌新還行。遇見高人,分分鐘見不得人啊。"

    "也不怪裴大少菜,主要還是我們班長太強。"

    劉東和莫雨一唱一和,讓得裴天意的臉色如同吃了屎一樣的難看。

    "還繼續嗎?"楊瑞輕笑道。

    "目前為止,我已經勝了五場,而你們才勝一場。后面還有四場,只要你們再輸一場,那還是我贏。"裴天意冷冷說道。

    "道理是這個道理。"楊瑞點了點頭,再次拉弓如滿月,松指,而后,單手往箭筒一抓,箭矢上弦,這個動作很快,讓人感覺像是變魔術似的,緊接著便是第二個滿月,松指……

    第一支箭矢才疾射而出!

    第二支箭矢便尾隨而去!

    一前一后!

    如同流星!

    眾人下意識屏住呼吸,等待著報靶人報環。

    而那報靶人,在看到靶子的瞬間,居然足足懵了好幾秒,然后激動地對著老板大喊道:"老板,雙星連珠!"

    雙星連珠!

    顧名思義,兩支箭矢如同流星一般,一前一后,命中同一個目標點!

    老板立即拿來望遠鏡,看了看,徹底被震驚住了:"真是雙星連珠,高手啊!"

    得到確認,包括裴天意在內的所有人完全傻眼,眼珠子都快蹦出來了。

    "還繼續嗎?"楊瑞笑瞇瞇說道。

    唰,裴天意那張臉瞬間漲得通紅,雙星連珠,這還需要再比嗎?

    再比下去,唯有更丟臉而已。

    可要他當眾認輸,他又張不了口。一時間騎虎難下。

    "哈哈,老大,我們裴大少好像輸不起啊。"

    "人家有的是錢,怎么會輸不起呢,只是不好意思認輸而已嘛。"

    劉東和莫雨一如既往的默契。

    "五五開,平手。"

    憋了半天,裴天意憋出這么句話。

    眾人臉色古怪,平手,這話你也說的出口。

    "看什么看

    ,不就是平手嗎,難道你們敢說不是雙方各自五勝?"

    "就是,看把你們得意的,不過就是射箭厲害了點而已,能當飯吃嗎?"

    "我們裴大少昨晚熬夜,今天狀態不好,否則你們還不一定能跟我們打成平手。"

    裴天意的一幫伙伴臉面掛不住,紛紛出聲呵斥。

    "嗯,有道理。"劉東一臉認可道。

    "我也覺得有道理,裴大少,要不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再來一場,一箭一個億怎么樣?"莫雨似笑非笑道。

    "比這個有什么意思,跟小孩過家家似的,要比就比大的。"裴天意脾氣上來了,冷冷說道:"天氣預報,明天天氣晴,我們進獵場狩獵怎么樣,雙方各派七個人,比總收成,就賭七個億。"

    聽到這話。紀辰、張赫煊、花詩怡,這三人還好,但劉東和莫雨卻是臉色變了又變。

    "裴天意,我們這邊總共就六個人,你卻說雙方各派七個人,我看你是存心想占便宜吧。"劉東說道。

    "劉東,你少在我面前說這些有的沒的,你們這幫人難道在莞城就找不出一個人來湊數?還是說你沒錢所以不敢應賭?"裴天意輕蔑笑道。

    "你……"

    "可以。"

    劉東還想再說什么,卻被楊瑞淡聲打斷。

    "果然爽快,那就明天上午十點,我們準時在獵場匯合。"

    等裴天意得意洋洋帶著人離開,劉東才聳拉著腦袋,郁悶道:"老大,我沒那么多錢啊。"

    "我也沒。"莫雨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這回張赫煊和花詩怡都沒說話,前面的賭注,撐死了就一個億,分攤到每人手中也就幾千萬。

    但這次賭注高達七個億,劉東百萬年薪,幾乎忽略不計,莫雨比劉東稍好那么一點點,還是忽略不計。

    等于說平白空出兩個億,同學情誼再深厚,兩個億也不是說墊付就墊付的。

    而且一旦輸了,自己本身就要掏出一個億。紀辰和張赫煊兩人經濟最富裕,沒啥問題,但花詩怡還是比較吃力的。

    賺錢有多難,出了社會就知道。

    "輸不了。"楊瑞搖頭道。

    "哇塞,班長大人,萬一輸了呢。你總不能讓我去賣身吧。"莫雨可憐兮兮的,跟個小迷妹似的兩手合什,"要不你幫我墊了吧,從今往后奴家就是班長大人您的人了,這買賣不虧。"

    "虧死。"楊瑞撇撇嘴,說道。

    "楊瑞,我們兩個包了,一人一個億,怎么樣?"紀辰說道。

    "可以。"楊瑞點頭,反正不可能輸,他也沒必要駁紀辰的面子。

    紀辰只是想試探一下楊瑞的家底,此時見楊瑞如此爽快。不免瞳孔微微一縮,但很快恢復如常。

    其他人同樣感到詫異,包括莫雨和劉東在內,他們都不指望楊瑞能幫忙墊錢,現在看來,當年的天之驕子出了社會照樣混得風生水起啊。

    "兄弟,以前系統學習過箭術?"

    見他們商談好了,老板這才站出來問道。

    "如果我說,我三歲就開始學射箭,你信嗎?"楊瑞笑道。

    射箭只是殺人技之一,而他的箭術和奶奶相比,連一根手指頭都算不上。

    奶奶曾說。他天生沒有玩箭的天賦。

    當然這話不能說出來,否則非得把這位癡

    迷射擊的老板給打擊得吐血。

    "當然信,射箭和功夫一樣,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只是兄弟看起斯斯文文,實在不像是玩了幾十年弓箭的人。"老板笑道。

    "臺下的東西,自然是藏得越深越好。"楊瑞笑了笑,"老板幫忙安排一桌吧。"

    這話就是在逐人了,老板也不介意,立即領著楊瑞等人去最好的包廂。

    "今天是沾了楊瑞的光了,這包廂我要了多少次,老板都沒肯松口。"落座后,紀辰呵呵打趣道。

    "這家俱樂部的老板一不缺錢二不缺權,單靠錢你自然是打動不了他。"楊瑞說道。

    "老大,你現在在哪兒做事啊,我們大家找你找得好辛苦,還有你的腿……"劉東說到后面,欲言又止。

    "我就在莞城,至于腿…前陣子去爬山,不小心摔斷了,還在康復期。"楊瑞簡單敷衍道,京大的同學都不知道他是楊家大少爺。

    得知楊瑞的腿不是永遠瘸子,眾人才大松口氣。忽然莫雨好像想起什么,脫口而出:"班長,現在莞城傳得沸沸揚揚的楊瑞,吃軟飯的那個,不會就是你…吧……"

    莫雨說話心直口快,說到后面才感覺這么說不合適。

    "就是我。"楊瑞笑道。

    "莫雨。別忘了老大剛剛才答應幫我們墊付一個億,外面那些人沒腦子,你也跟著犯傻?"劉東不滿道。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如果楊瑞是軟飯男,那他們算什么?

    "對不起,班長。"莫雨尷尬一笑。然后搖頭晃腦遺憾道:"我就是太郁悶了,我敬愛的班長大人居然已經結婚了,唉,早知道上學那會就該先下手為強啊,便宜那個女人了。"

    "來來來,我們大家敬楊瑞一杯。"紀辰敲敲桌子。率先端著酒杯站了起來。

    "班長,以后多多關照啊,沒有您老人家撐腰的日子太可憐啦。"莫雨苦著臉道。

    "老大,我跟著你混啊。"劉東則是興奮道。

    "行了,別拍馬屁了,這杯酒不敬我,敬我們的同學情誼。"

    時隔數年,楊瑞也是開心,笑了笑,第一個干完杯中酒。

    "敬我們的同學情誼!"

    眾人大吼一聲,不管會喝不會喝,齊齊仰頭悶了。

    放下酒杯,紀辰心里有些不爽,原本他想通過大度的表現占據主導權,卻沒想楊瑞輕描淡寫的一句"敬同學情誼"就把主導權奪了過去。

    餐桌氣氛融洽,酒過三巡,莫雨有點急,見包間里的衛生間被劉東占了,便去外面上廁所。

    剛要進入衛生間,就見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孩飛快沖了出來,把她撞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俏臉皺成一團。

    "喂,你還沒跟我道歉。"

    見對方撞了人一點歉意都沒有,莫雨不滿道。

    "自己眼瞎,怪我嗎?"年輕女孩冷笑一聲,看起穿著和氣質,華貴而高調,還有著一些盛氣凌人的意味,家境應該比較優越。

    "你這人真沒素質,明明是你撞了我,還把責任推在我身上。"莫雨就是想要一聲抱歉而已,卻沒想招來對方的嘲諷,頓時有些不爽。

    啪!

    而聽到這話,年輕女孩臉色一變,驟然揚起手狠狠甩在了莫雨臉上,冷聲訓斥道:"膽敢對本小姐出言不遜,這一巴掌算是輕的,我現在有急事,不想跟你浪費時間,識相的趕緊有多遠滾多遠,再廢話我讓你從地球上消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