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3

翻頁   夜間
靈域小說網 > 凡人修仙傳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鳴魂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靈域小說網] http://xabaofa.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四百六十二章 鳴魂珠

    “只是舉手之勞罷了!道友既然已脫離了危險,韓某就告辭了。”韓立望了幾眼此女,平靜的說道。然后轉身而走,沒有絲毫停留耽擱之意。

    這個舉動,讓剛剛驚魂未定的元瑤花容失色,急忙顧不得矜持的脫口問道:

    “韓兄這是何意,元瑤還未重謝道友的救命之恩呢?”這艷美女子說此話時一臉的嬌弱之像,讓人大生痛惜之感。

    可是韓立根本沒有回頭,只是有一句冷冰冰的話語傳來。

    “重謝就不必了。在下只能救人一時,可不會幫人一世的。元姑娘好自為之吧!”隨著此聲話落,韓立自顧自的走出了十余丈遠去,行動極為迅速。

    元瑤一聽此回復,蒼白的臉龐更加驚慌了。

    以她現在的情況,別說后面再遇到什么鐵火蟻,就是光抵抗炙熱的高溫她都快有心無力了。自不可能放棄韓立這根救命稻草!

    于是,她又嬌聲叫了幾聲,可韓立視若無睹的漸漸遠去。

    眼看哀求似乎對韓立的鐵石心腸沒有什么用,面現焦慮之色的她,只好說出了一句韓立預期中的話語。

    “且慢!只要道友肯在后面的路上出手庇護,在下愿意以重寶相贈,絕不會讓道友白白消耗法力的。”她一咬銀牙的說道。

    “重寶?”聽了這話,韓立的身形停了下來,仿佛有點猶豫了。

    “在下還有幾枚青火雷。愿意全部送予道友。”此女見韓立似乎有了點興趣,不敢怠慢的又說道。

    “就是剛才那種綠色彈丸?的確不太一般。”韓立徐徐回過身來,面帶有一絲玩味之色。

    既然出手救下了此女,他自然沒有真丟下對方不問的意思。更何況他救對方的原因還另有一些小心思在其內,剛才只是以退為進的手段而已。

    如今此女主動開口相求,他的目的就已達到了。接下來他就是獅子大開口,估計對方也只有捏著鼻子認了。

    元瑤這位大美女顯然也清楚這一點!

    但不管是先前韓立的救命之恩,還是為了以后繼續得到韓立的庇護,她都沒有其它的選擇,只能臉帶無奈的給韓立繼續解釋道。

    “青火雷是魔道青陽門的秘制火雷,每一枚煉制不但要消耗大量珍稀材料,并且耗時極久。其威力足可以和元嬰期修士的元陽之火相較高下。我現在還剩有三枚,就都贈予道友吧。”此女神色略定的說著,一只雪白的柔荑一伸,玉掌中三粒晶瑩溫潤的綠色彈丸靜靜的躺在那里。

    這時韓立已不急不躁的重新走了回來,看了看那三粒彈丸,他就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

    “這青火雷的確算是一件異寶,但是光憑此物韓某不會為之冒險的。在此地多帶了一個累贅,在下的法力消耗最起碼要增加一倍。換作元道友會這般犯險嗎?”韓立的話里隱帶一絲譏諷之意。

    聽了這話元瑤玉容微變,臉上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后,竟忽然嫵媚的笑了起來。

    “韓兄倒底有什么條件,盡管說就是了。小女子不想再兜什么圈子了。莫非道友還想讓妾身以身相許嗎?”說完此話的元瑤腰肢一扭,高挺的酥胸微微挺起,顯得飽滿異常,明眸更是充滿了異樣的朦朧,變得風情萬種起來。

    韓立見到此女這般秀色可餐的樣子,露出了點意外之色。

    但隨后兩眼一瞇,上下打量那豐滿的嬌軀不停,其肆無忌憚的目光讓這位美嬌娘紅暈滿面,可一雙美目卻越發的明亮醉人,仿佛直醉到人的心底最深處。

    “以元姑娘的絕色姿容施展媚功,果然不同反響!但是對在下沒有什么用的。道友還是節省最后一點法力用來保命更好一些。”韓立摸了摸下巴,眼中精光一閃后從容的說道。

    “哼!真是個不懂風情的粗魯莽漢,竟一點不知道憐香惜玉。”撕破了偽裝的大美女,臉上的狐媚之色一掃而光,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

    “元姑娘可不能這么說,若是不在虛天殿這等危險之地,姑娘若是對在下勾引的話,韓某絕對不會拒絕的。但是現在嘛,嘿嘿”韓立有些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你想的美?若不是在此地此時,憑你也想讓本人投懷送抱。”元瑤杏眼圓睜,直瞪著韓立恨恨的講道。

    “看來韓某還真是救錯人了。既然這樣,在下不想要元道友以身相許,也不想要道友答謝什么救命之恩。在下就先告辭了。”韓立仿佛故意氣此女似的,一抱拳做出了再要上路的意思。

    “韓兄別生氣,是小女子的不對。倒底如何才肯助在下出此熔巖路,道友盡管說就是了。元瑤絕對照辦無誤!難道道友就不能看在百余年前就相識,并一同闖過鬼霧的情分上,幫小女子一把嗎?至于寶物,除了這幾粒青火雷外身上實在沒有其它什么可以拿出手的了。”元瑤一見此景,話語馬上軟了下來,又變得楚楚可憐起來。

    韓立雖然還是似笑非笑的神情,可心里可有點詫異了。

    這位元瑤還真時能屈能伸,形象多變!

    現在軟語哀求的無力柔弱模樣,和剛剛的妖艷狐媚的成熟風情,及一開始給他的冷艷、高傲印象,竟給他數種不同的感受。實在有點詭異!

    看來這位女修能在百余年內,從煉氣期修煉到了結丹期,還真有點不尋常之處。

    這樣想著,韓立卻作出了沉吟之色。元瑤的一雙明眸有點緊張的盯著他,露出了期盼之色。

    半晌之后他才雙目一抬,似乎很勉強的說道:

    “既然元姑娘都提到了百余年前的一面之緣,在下若還不庇護道友,恐怕真顯得冷血無情了。不過韓某的原則,一向不做白工的。元道友若真想跟在下活著走出熔巖路,就把那只啼魂獸讓與在下如何。在下對此獸吸魂化鬼的能力,好奇的很!”

    兜了這么大的圈子后,韓立終于說出了最想從此女身上得到的東西,也是他一開始就盤算的心思。

    有了此異獸,他就可在和玄骨這老鬼合作時,多了兩分的底氣。

    并且從長遠看來,這啼魂獸的潛力也非同小可啊。

    “你想要啼魂?”元瑤聽清楚了韓立的話后,美目驀然睜得大大的,仿佛有些不太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怎么,難道不行?”韓立神色一沉,口氣微冷。

    “我把啼魂交給你,你就帶我走出熔巖路?”元瑤答非所問的盯著韓立一字字的問道,神色有點古怪起來。

    “不錯!”韓立皺了一下眉,還是肯定的說道。他隱隱覺的,對方的反應似乎有點不對勁。

    “那好,就這樣說定。啼魂獸歸你了。”此女幾乎在韓立肯定的同時,她就馬上一摘腰間的某個靈獸袋,就毫不遲疑的遞給了韓立。竟一點猶豫之色都沒有。

    這一幕,讓韓立眨了眨眼睛,心里有點毛毛的。

    他怎么看,怎么覺得對方竟有迫不及待的將啼魂獸送給他的意思。難道這啼魂獸還有什么扎手之處嗎?

    想歸想,韓立略一思量后,還是神色不變的將此物接到了手上。用神識略一掃視,那啼魂獸正在里面香甜大睡。

    韓立點了點頭,將靈獸袋往腰間一別,正要再說什么時。

    眼前的元瑤卻一張嘴,一顆灰黑色的珠子就其口中吐出,落入了手掌之內。

    “這是鳴魂珠,也是控制啼魂獸之物。只要將此物用煉化普通法寶的方式將其煉化掉,這只啼魂獸就永遠是你的了。我得到此獸的時間不長,還未將其真正煉化掉。現在你將我在上面的神識痕跡強行抹掉就可以了。”元瑤笑吟吟的解釋道,并將其遞給了韓立。

    韓立看了看這鳴魂珠, 目光微動,卻沒有伸手去接。

    此珠子他自然知道。

    在過鬼霧時,他曾經避著此女和紫靈傳聲詢問過啼魂獸相關的事情,鳴魂珠的事情就在其中。

    他后來就是看出對方無法得心應手指揮啼魂獸,才知此女并沒有煉化成功鳴魂珠,這才起了打這只異獸的心思。

    可現在對方象丟瘟神一樣的將此珠丟給自己,并眼中隱含竊喜之色,這讓韓立心中疑惑大起,倒也不心急接過此珠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湖南快3-北京快3 北京快3-欢迎您 安徽快3-推荐 上海快3-Home 河南快3-Welcome 吉林快3-安全购彩 重庆快3-Welcome 湖北快3-安全购彩 体彩快3-推荐 广西快3-欢迎您